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广东优联互通是只服务于深圳吗?

来源:优联互通 2020年08月29日 10:21

广东优联互通是服务于全球的互联网软件开发及运营的专业化、信息化科技的公司。


相关推荐

长租公寓空置率高,资金流转困难,如何解决生存危机?

受疫情影响,租房市场“暴雷”现象屡次发生,今年以来长租公寓空置率高,部分长租公寓企业资金流转困难,为降低企业、租客的风险,城市加紧实施相关措施,许多租赁热点城市上海、合肥、广州、杭州成都等均发布了风险提示,警示市民防范“高收低租”“长收短租”可能存在的风险。在出台《关于开展住房租赁资金监管的通知》后,此次成都再次出招,重拳整顿,9月18日九部门联合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住房租赁市场管理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发布住房租赁资金监管新政,建立租金、押金监管账户,首次对住房租赁市场实施信用监管。《通知》从“加强从业主体管理、加强房源发布管理、加强网签备案管理、加强租赁资金监管、畅通纠纷调处渠道、强化部门联合监管”六方面着手,规范成都租赁市场。促进成都住房租赁市场健康发展,提高市场抗风险能力,保护广大市民合法权益。1)严格登记,确保租赁市场处于监管之中:从事住房租赁活动的住房租赁企业、房地产经纪机构和网络信息平台,以及转租住房10套(间)以上的单位及个人,应依法办理市场主体登记。2)严格管理,不给违法者二次机会:破产、倒闭、被吊销营业执照、责令关闭的住房租赁企业的法定代表人、董事、监管等高级管理人员3年内不得担任住房租赁企业的法定代表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3)规范市场主体行为,确保发布信息的真实性:网络信息平台应当核验房源必要信息,不得发布法律、法规禁止出租的房源信息。同时规定网络信息平台应建立并提供平台投诉、举报、申诉和处理机制,畅通对虚假房源举报受理途径。4)规范房屋租赁合同,节省备案时间:房屋租赁合同订立后30日内,租赁当事人应向租赁住房所在地相关部门办理房屋租赁登记备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门应完善住房租赁交易服务平台,加强多部门信息共享,利用实名认证、电子签字等技术手段,实现网上办、马上办、一次都不用跑。5)监督租金流向,保护租客利益:承租人向住房租赁企业支付租金周期超过3个月,租金、押金及利用住房租金贷款获得的资金应存入住房租赁资金监管账户。6)落实主体责任,建立多元调节机制:从事住房租赁经常活动的住房租赁企业、房地产经纪机构、网络信息平台要建立投诉处理机制,承担租赁纠纷主体责任。形成多管齐下、协调联动的化解格局。7)政府相关部门依照职能加强管理:完善成都住房租赁交易平台,处罚违规房源信息发布者及相关企业,履行主体责任。《通知》发布后,租客网严格遵照通知指示,快速进行登记办理准备,优化平台投诉、申诉和处理机制,为提升住房租赁市场精细化管理作贡献。租客网秉持着“以租客为本”的原则,并表达了对实现“安居梦”“租客梦”美好愿景的衷心祝愿。

2020年10月24日 09:55

关于深圳的租房资讯

长租公寓”爆雷“后,深圳也坐不住了,终于出手!8月27日,深圳互金协会提示长租公寓租金贷风险:杠杆高风险大。紧接着,8月31日,深圳房博会租赁论坛上,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房地产业处付菲菲透露:深圳正探索建立全市稳租金商品房项目制度,采取严格的租金管制。希望通过价格传导效应,通过稳租金商品房的全面推开,对租金涨幅的控制影响到周边的片区、楼盘、区域,甚至全市的租金价格定位,从而引导全市租金的合理定价。政府基本内容如下:1、租金管控,实行一房一价、一年一调的房价管控制度,一年一调的标准控制在正负5%以内。2、不限对象,没有收入和财产上的限制,只要在我市居住的无房居民都可以租住。3、租房排队,我们专门开发了一套系统,大家可以排队等待租房。4、有限租赁。目前规定首租一年以上、三年以内,续租不超过两年。5、全流程在线,运用信息技术的支撑,实现全流程在线租房,从看房到合同签约,到租金支付,都可以在线上完成。另外,深圳市规土委答复政协委员相关提案称“城中村租金非理性上涨背离初衷”,三大举措严防“城中村”借改造变相涨价。与此同时,8月31日,一篇文章在网络发酵,名为《阿里P7员工得白血病身故生前租了自如甲醛房》。文中指出:7月13日,一名自如客死于急性白血病。这位阿里巴巴员工,曾于5月8日入住杭州滨江一间自如房间。在他去世后,他的妻子对那套自如房子进行了检测。结果显示:甲醛超标。关于长租的话题仍在发酵,关键是要寻到未来的长效之道。笔者曾发表评论说:3万亿房地产共享经济杀到,房租不应该仅仅是赚钱的工具,还是公共民生服务的内容。警惕房租资本主义,建议社会各界让租赁市场回到“房子是用来租,不是用来投资”的本义上吧。实际,我发现市场对长租市场的看法,仍局限在市场经济领域,实际上是不全的。还应补上一环:公共安全。近期,共享经济领域接连出事:滴滴顺风车事件、自如甲醛等,曾经借共享经济何等风光,一旦出事,让公众承担后果,酝成公共危机。这里不仅暴露出资本思维、市场垄断、管理滞后,随便涨价的等问题,更是公共安全监督的缺位。此时,长租市场已不仅仅是几家公司自已公司内部的事。正如交通运输部发文滴滴称:致歉还是浅层次的,还没真正吸取血案的教训。那么自如的承诺、表态、说明连致歉都算不上。关于甲醛超标,已非第一次出现,曾被媒体曝光,然而改进不大。直到出了人命,自如才想到先下架,先避开责任,看似负责,其实是争取时间……据环球时报报道称:在日本,租房契约一般是2年,在这期间房主或中介不能随意涨价或降价。这成为了抑制日本租房市场出现短期暴涨的情况的一大因素。而且,经历过房地产泡沫时代的日本人几乎不进行投机性租房炒作。德国政府2015年推出“房租刹车”政策。各地方政府制定本地的平均房租标准并且定期更新。按照这一政策,房东有权把房租提高到当地平均标准,不过至少要等到租户入住15个月以后才能涨房租。此外,房东两次涨价之间要间隔至少12个月。而在3年之内,涨房租的幅度不能超过20%。由于美国二手房市场十分发达,所有房产的前任主人的个人公开信息、购买时间、购买价格和租赁价格都会在网上公开并记录。因此在所有信息公开的情况下房东很难盲目提高购买价格或是租赁价格。如果出现转租的情况,一般需要通过房地产商进行协调。而且在租房协议中一般还会规定出租的房屋只能由协议签署人居住,私自留人居住或者转租给他人都视为违反合同的行为。在这样比较严格的监管下,租房市场很难出现大规模投机性炒作行为。住房城乡建设部党组书记、部长王蒙徽2017年10月22日在十九大新闻中心举办的“满足人民新期待保障改善民生”记者会上表示,目前在抓紧推进住房租赁市场立法工作。据链接一份报告显示:长租市场正在快速增长,2015年长租公寓的门店增长率不足15%,但是在2016年增长率接近35%,2017年为40%……未来市场有三万亿。自如2018年声称要达到100万间,万科已有16万间,世联红璞已起2万间,目标是100万间……2020年需要立法再快些,跟上长租市场的脚步!

2020年07月19日 16:27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